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圣踪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圣踪 > 第八十一章 大鹏起

第八十一章 大鹏起

作者:沈四宝
    白衣人并不只是以神念传声,就在他声音响起之际,陆正的神念也已被他牵引至于六龙佩之中。双方神念皆入玉佩,那是可随神念化转的天地,依旧是如之前一样的茫茫。只是少了原本在天空之中游走的六条金龙,它们已经尽数被陆正炼化了!

    神念相引,睹面相对,白衣人已不再是当初背对之身,而就是以当初圣宗面目与陆正相见。当他急切地说完这一切利害之后,却见陆正始终冷静以对,看起来是丝毫没有被他说动。白衣人一皱眉,叹了口气道:“还是为了风琳吗?若你真是为了她好,就应该让她继续在这天地之间活下去。现在众生劫难,你却还是只顾及她一人。天地都将反复,届时天地之间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你真的愿意这样吗?陆正!”

    白衣人说到最后,已是十分激动,脸上的慈悲不忍,足以让见者无不动容。但奇怪的是,陆正好似铁了心肠一般,还是没有任何表示。别说开口答应,就连一句其他的话都没说。白衣人察觉有异,看着陆正道:“陆正,你这是什么意思?倒是说句话啊,就算你实在不愿意,那你就直接告诉我,让我死了这个心思。全当是天地不仁,一切生灵当灭于此劫吧!”

    “你是谁?”陆正终于开口了,却是最离奇的一问。

    白衣人一愣,不知道陆正为什么问出这个问题。陆正见状,便又再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

    白衣人道:“我是圣宗的一道残念,这一点我不是已经告诉你……”

    白衣人才说了一半,陆正突然打断道:“师父……也许这是我最后叫您一声师父了!您告诉我说您是圣宗残念之身,从我听说到刚才为止,因为心中敬您为师,我都是一直深信不疑的。但是现在我却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再相信了!”

    白衣人既吃惊又不解道:“这么要紧的时候,你怎么会突然胡乱怀疑起这个事情来?难道以你的修为还不知道,如果我不是圣宗的残念。如何能够催动你的命镜?更不要说带着你回看三千年前发生在圣宗身上的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想不清楚吗?”

    陆正没有理会白衣人的解释,移动目光盯住了白衣人道:“师父,现在我只想您回答我一个问题。您为什么要避开丹穴山的妖物?”

    “什么?”白衣人似完全不明白陆正的意思。

    陆正道:“命镜之中所见,圣宗是妖物出身,是丹穴山的麒麟一脉,也是当初留下火灵神树给赤焰豹一族的人。所以说对圣宗而言,丹穴山是绝对可以值得信赖的。但是作为圣宗残念之身的师父你,为什么一直避开丹穴山一脉呢?”

    白衣人道:“我什么时候避开丹穴山的妖物了!陆正,现在可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虽然我们在一念之间交流,但也维持不料多久,地妖可是马上就要出来了,你得赶紧要做出决断了!”

    “我记得很早之前,您说要隐藏我的气运,避开修行人、不要与妖物做过多的接触,指引我行于蛮荒。偶遇了赤焰豹一族。那时我就感觉到了赤焰豹一族对我有一种特别的恭敬!当时我不清楚,现在想来应该是他们早就发觉我极有可能就是圣宗转世之身了,所以赤灵大哥一直对我如异常恭顺。后来我入七情劫,您不得不找上赤灵帮忙,但是却一直对他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来对待开阳等也是一样。其实以您的身份和要做的事,依照常理,丹穴山的妖物该是您第一个要找上的,但是您却恰恰没有,这是为什么呢?”陆正没有理会白衣人的焦急。缓缓说道。

    白衣人立即解释道:“圣宗转世牵扯太大,断慈山的妖物岂能不盯上丹穴山。我是为了提防过早暴露你,所以才这样做的。”

    陆正却呵呵一笑,道:“真的是这样吗?您当时真的是怎么想的吗?”语气之中显然满是不信。

    白衣人被他笑得一愣。一时不知如何辩解,他这话说来合情合理,但事实上在当时他根本就没有这样思量过。何况以他的手段和开阳的能为,要瞒过断慈山的耳目,实在是太过容易了,以此为理由实在不足取信。

    陆正也不继续逼问。而是道:“我的修行已至知天境界,再往前一步应该是迈入脱天境界。但是这一步该怎么迈出去,我却有别样的想法了。师父,您应该还记得御龙诀吧,这是圣宗留下的法诀。那您知不知道,在御龙诀最后一层境界的亢龙诀,圣宗讲了什么?”

    白衣人道:“亢龙诀?这个……我并不清楚,你提起它做什么?”

    陆正点点头道:“所有的修行法诀您知道那么多,没想到圣宗所创的御龙诀您却并不尽数了解。可惜了,如果您早些知道御龙诀的内容,只怕早就醒悟了!”

    白衣人愕然道:“醒悟什么?”

    陆正正要说话,身心忽起震动,心知外界有变,只得微微一叹,道:“来不及了!我就直接跟您说了吧,您到底是谁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您确然不是圣宗的残念之身!”

    说罢之后,不等白衣人有何等震惊反应,陆正当即收摄神念离开玉佩天地。这一念回转,双目看去,便见周遭景象已是大不同。被蚩尤劈开的虚空之中,地妖烛九阴白色身影已经来至裂缝之前,眼看只差一个转身就能走出裂缝,天地双妖就要再次出现在天地之间了。

    “渊师兄,看我们的了!”

    危急之际,荒未央忽然大喝一声,手中银丝拂尘一挥,居然是直接抛向了渊无咎。同时他身形从开阳等三妖之间冲天而起,手中碧玉龙簪化为青龙环绕在他周身一起破云而去。再看银丝拂尘落在了渊无咎的手中,他一把将之握在手中,便高高举起,向前方虚空横扫一记。顿时一道如长江大河一般的银光凭空而生,横亘虚空,宛如一座银桥。就在银桥出现的刹那,已经到升空达最高之处的青龙发出九霄之吟。倒转而下,直扑银桥而来,居然形成了碧玉龙簪和银丝拂尘,道门两大传世神器互击之势!

    无数惊呼之中。青龙扑中银桥,两者顿时炸开,铺天盖地的银色光芒倾泻而出却偏偏一点儿不晃眼。银辉之中,却见道海三山之景晃动,原来两大神器相击。却是荒未央和渊无咎施法移转了道海!

    道海铺陈,显现虚空,立即有一声古怪的鸣叫从道海之中响起,成百上千的触须从道海之中刺破水面而出,掀起的无数遮天盖日的水柱浪花,又在刹那之间尽数缩回水中!

    不管是修行人还是妖物,见此一幕都是大为赞叹,这是道海之中盛名已久的混沌之妖,太古之鲲!

    “陆正,引动佛山。小鲲要化形了!”

    荒未央的大喝不知从哪儿响了起来,陆正一听,太古之鲲要化形,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听见无数闷雷似的炸响从道海之中爆发出来,不再是触须,居然是一只带羽的垂天之翼从道海之中抢先破水而出,激荡起三千里溅玉流珠!

    道海水下的妖物只有太古之鲲,但鲲鱼怎么会带羽,怎么会是如此之大的一只翅膀。长短不知多少里?陆正与众同惊,尚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忽然一股天地之力罩顶而来。

    这股力量与他熟悉的天地之力大不相同,且带着难言的玄异古怪。陆正体内天命花中蕴含的天地之力登时受到激引,全力与之抗衡起来。想要再催佛山法阵已是不能。又无法出声,陆正凛然之际,回头一看,正看见地妖烛九阴将身一转,登时带动他仿佛天地倒转,这股异常的天地之力。正是来自她和蚩尤!

    两大天地之力冲撞之下,陆正登觉形神一空,万物无声远去,自己竟被冲到了万物之外,一切都在刹那之间从他眼前幻灭。在他最后一眼所见是,从道海之中冲出了一只大得不可思议的鸟儿,展开之翼相距不知有多少里。更奇者,在他宽阔的后背之上,佛山不知何时已带着所有的佛门中人和修行人再度纵身虚空,瞬间落足在这鸟儿背上。在佛山之前引动天镜的,赫然就是渊无咎!

    陆正看得无比清楚,偌大一座佛山,在这鸟背上所占据的只不及万一之地。而就在佛山落足的刹那,这鸟儿登时大叫一声,从口中吐出一物丢弃,然后便震动双翅,乘云气,驭风雷,抟扶摇而上青天,极速飞天而去。速度之快,所有的妖物都几乎还没有回过神来,鸟儿已经没有了踪影!

    天地之间,竟有这等鸟儿!陆正看见这一幕之后,却见荒未央和三十二相各自伸出一手冲自己抓过来。荒未央的手甚至触到了他的眉毛,但是两人不免还是抓了个空。随后陆正便看见荒未央和三十二相的脸上露出的震惊无比之色,他正不解,眼前便是一黑,天空幻变出一个巨大的漩涡,内中闪烁金色和黑色两种雷电,渐渐地从大变小,最终消弭于无。最后,终于一切都看不见了!

    再睁眼时,陆正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在另一处陌生之地,看起来应该是在一片山谷之中。前方似乎有什么声音传来,他赶紧瞬移过去,发现自己所往乃是此地地气环绕灵枢中央汇聚之地。当他接近灵枢最中心之际,远远便看见前面有一块一丈见方的半黑半白的石头正坐落地气中央之所,而石头上居然还站了身穿一黑一白衣服的两个人,恰好也各自站在石头黑白之分上。

    陆正定睛一看,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人面目竟是一模一样,五官赫然就是圣宗!只不过这会儿,他们都是闭着眼睛的!怎么还有两个圣宗,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陆正心中大讶,顾盼四周,不知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正要接近想搞清楚眼前到底所见为何。突然石上的两人猛地都睁开了眼睛,对望了一眼,眼中神色各自不同。

    那穿黑衣的圣宗先冷冷道:“这就是你说的转世,究竟是真还是假?”

    那穿白衣的圣宗道:“可以是真,也可以是假。刚才你我一念之间所见的一切,都可以是真,只要你我随天地之力转化而去,那一切就会照我们刚才所见而发生。但如果前辈您拒绝。那一切自然就不会发生,咱们今日之缔命便不成。”

    那黑衣服的哼得一声道:“你是故意让我看见这些未来的变化,投胎之后的事情。难道就不怕本座反悔吗?你以为转世之后,本座真的相信会要和你一起去人间做两个乞丐?”

    陆正听他口称本座。心中一动,莫非这是蚩尤?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莫非自己又入幻境了吗?正思索之际,那黑衣服的说完,却忽然转头冲他瞪了一眼。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陆正刚要询问,那剩下的白衣服的圣宗呵呵一笑,然后冲着自己道:“你且稍等一会儿!”说着,飞快地一摊自己的手心,掌心之中刹那之间竟生六条金龙呼啸游走。白衣圣宗口中一叱,喷出一口青气,顿时将六条金龙包裹进去。不多时,烟雾散尽之后,赫然成了那块六龙玉佩!

    做完这一切。白医圣宗便将玉佩从手中弹射入空,陆正见此一幕,心里不由一毛,莫非这是三千年前之景,但刚才他分明就跟我打招呼?难道自己回到了三千年前,要不就是自己入幻太厉害了?

    再看那六龙佩飞出之后,就要消失在虚空之中,突然一颗黑色珠子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从中喷出一道黑光,直接注入了六龙佩之中。然后又和六龙佩一起消失在了虚空不见。

    白衣圣宗这才道:“看见了吧。那就是六识珠,是蚩尤前辈凝练而成。刚才喷出的那道黑光是他盗了我的一缕神气寄养此珠之中,以他之六识养出神念,然后才注入了六龙佩中。你现在明白六龙佩之中那道残念怎么来的了吧?那不是我的残念。而是蚩尤的一道残念,虽然蕴化在六识珠,但却是我的神气,到时候这道神念会自认为谁,只怕连我也不知道!”

    陆正当即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从后事来看,那道心念还懵懂不知,其实自己应该是蚩尤的一道神你那。但看着眼前的穿着白衣的圣宗,却更为困惑,直接就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那白衣圣宗道:“巫山灵地,三千多年前,你刚才看见跟我长得一样的,就是蚩尤前辈。他刚刚不是消失了,而是真的入天地轮回之中了。我也要赶紧去投胎才是,否则三千年后可没有你!”

    “三千年前?你是说我来到三千年前吗?这是你们刚刚开始打赌的时候?”陆正惊呼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怎么能够看见你?”

    玄黄道:“此一时,彼一时,一时相通罢了。天地之间玄妙众多,也没什么稀奇。你可以认为自己是偶然误打误撞来到了,也可以说这就是天意的安排!不过你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没一会儿就要回去,你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吧!”

    陆正“啊”的叫了一声,不敢再浪费时间,当即镇定心念,想清楚自己最重要问得问题。他首先问道:“刚才蚩尤离去之前,你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真的,什么假的?”

    玄黄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让蚩尤看了看投胎之后会发生哪些事。刚好看到道海的鲲鱼化为鹏带着佛山众修行人往日月庐而去,脱离了妖物的包围,你就被天地之力送来了。蚩尤前辈一见你,就直接投胎去了!”

    什么?玄黄和蚩尤在转世之前,居然先看了自己转世之后会经历的事。陆正被这番话震惊得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玄黄伸手在他眼前一晃,道:“机缘难得,你这时候发什么楞,快想清楚还要问什么吧!”

    要问什么?陆正要问的可太多了,首先就是各种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还有自己无端来到三千年前,将会何去何从;再者比如按他自己现在所处,就是三千年后蚩尤到底会不会毁灭天地呢……如此等等。但陆正转念又想,这些问题之中还是之后蚩尤毁天灭地之事比较重要,于是便向玄黄问了。

    哪知玄黄却笑了,见陆正懵懂,便道:“蚩尤会不会毁天灭地,这件事最应该问的不是你自己吗?否则我在做什么,三千年后,你又在做什么?”

    陆正似有所领悟。沉吟了一阵,问道:“有一件事,妖物解脱之路,你已经找到了。就是御龙诀的修行。最后所谓的亢龙诀,正是你在佛祖和道祖之外,求证的妖物解脱之路,对吗?”

    陆正问到此,玄黄才收起了笑容。道:“我和你之间说话,就是一番玄妙啊!其实真正的解脱,何必一定要在天地之外别创天地呢。其实在我看来,妖物也好,乃至修行人也好,并不需要解脱,也没有什么身或者心需要解脱!身是天地之化,心是天地之道。天地长生,因而一切生灵本就是长生的!”

    陆正不解,道:“难怪亢龙诀中所教。只是一句话,不是脱天而去,而是重返天地!但这么一来,岂不是说不必修行了吗?”

    玄黄奇怪地看了一眼陆正道:“以你的境界,怎么会问出这么肤浅问题?”

    “是我问错了,其实也不该问了!”陆正立即察觉自己错处,赶紧又重新道,“身心道命天,修行诸劫,都是步步返归。使不离于己,明天地与我无别。妖物也好,修行人也好,有神通也好。无神通也好,只是行之差别。或合乎天地之道,或悖乱天地之道,合乎天地即合己,悖乱天地即悖己!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难怪你会种下篱笆。让神通不入人间。那么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拆了篱笆,削去人间神通,让人间再无神通!”

    玄黄笑了笑,伸手一指陆正,道:“你说错了,拆篱笆,削去人间神通的不是我,而是你!”

    陆正心中一苦,掰着手指:“呵!要拆了篱笆,首先就要对付蚩尤还有他手下的那些妖物。这还不止,佛门也好、道门也好,还有修行界形形色色那么多修行人,都已经习惯了倚仗神通,妖物好禁,修行人却难止。哪一件都是要命的事,哪一件也不是一时可成事,你真的觉得我做得到吗?”

    问话无应,陆正一抬头,却见眼前石上空空,玄黄已经不知所往。随即清风忽动,一道白色的身影落下,站在石上。陆正抬头一看,眼前不是别人,正是地妖烛九阴。他正想问烛九阴一句,玄黄是不是已转世而去,耳边就响起了玄黄的声音:“既然不是一时可成,那就慢慢去做吧,天地既无尽头,要走的路,自然也没有尽头!”

    玄黄话音刚落,陆正见眼前的烛九阴身形如水波一样晃动、模糊了起来。一阵天旋地转袭来,天地之力再至,他又觉得自己的形神被移送到了某处。等到身心一定,他睁开眼睛,只见自己所在正是刚才和蚩尤僵持之处,但四周已经不见任何修行人和妖物,唯见四处山川狼藉一片,乃是妖物经过留下的痕迹。

    日月庐!他们都去了日月庐!陆正回过神来,正要往日月庐赶去,身子才一动,形神变化骤起,身心如天地而双目如日月,天地之间一切万物景象刹那之间都入于心中,纤毫毕现,历历分明。他看见了每一处山川、河流、草木,以及每一颗星辰和每一个生灵。

    忽然他看见了日月庐,日月庐的废墟已经炸开,在篱笆边上,无数的修行人和无数的妖物对峙在一起。修行人之中为首的自然是是荒未央和三十二相,在他们身后站着的是佛门和道门以及其他门派的修士。妖物之首则是天地双妖,在他们背后则是混沌之妖,好像比之前又多了几个,再有就是各色妖物。但在妖物的左侧竟然还站着一些修行人,看样子都是投降妖物的修行人!

    双方隔开百丈之距相持,中间的平地上,则是有两具尸身倒落在那里。当陆正的心看清楚这两具尸身的时候,两个名字立即浮现在了脑海之中。那是乐先生和老师,他们怎么会……陆正剧痛袭心,瞬间从半空摔落。

    但是他没有跌落尘埃,在触地之前一寸,被一股力量托住,让他缓缓地落在地上。陆正挣扎起来,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小车,小车上有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是大夏龙图。难怪刚才没看见他在日月庐,原来他来了这里。当双方四目相对,互相看见了彼此之后。陆正听见大夏龙图说了一句:“走吧,我等你很久了!”

    “原来你是……”陆正说了一半,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和大夏龙图一起化光飞向天空,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他们用了极为高明挪移虚空的法术,因为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赶往日月庐,那里有十分重要的事在等着他们!

    其实在看见日月庐之前,陆正还看见了其他的场景,比如他看见在道海清都山上,心儿安然地躺在竹林的屋舍之中,安静的睡在那里,等待着她的小哥哥去将她唤醒。他也看见了,在修行界和蛮荒的交接处,一个山头之上,有一个同样面孔的女子痴痴地向着某个方向眺望。她已经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好像已经站了很多天。

    终于,她突然动了,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化为原形。那是一只狐爪,爪子尖锐锋利。忽然,她不知为什么举起爪子地在自己的脸上一划,爪子缓缓从左额到右脸抹过,划出了数道伤口,鲜血喷涌而出,覆盖了她整张脸。但她一动也没有动,也没有处理伤口,任由鲜血在脸上凝结!她只是举起了左手,她的左手里有一对角,那是一对通天彻地犀的角,传闻只要两人各执其一,不管相隔多远,都能知道对方之心。

    她凝视着手中的这对难得一见的宝物,口中喃喃道:“哪怕是通天彻地,我也得不到你的心!现在我已经跟她不同了,再不是她的面容了,你又看见了吗?”

    一阵风来,将这几句话吹散四周,四周传来一些虫鸣鸟叫。她侧耳凝神听了一会儿这些声音,然后猛地一转身,消失在了蛮荒之中。

    (全书完)(未完待续。)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