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仙鹏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仙鹏 > 第10章 修罗夺魂

第10章 修罗夺魂

作者:云中游鱼
    第10章修罗夺魂

    接下来两日,风平浪静。屠山每日里辛勤修行,但是短短两天根本看不出效果来。

    第三日一早,屠山刚刚从干草堆上爬起来,便听端木羽道:“徒儿,你且过来一下,为师有话要说!”

    屠山一扭头,见端木羽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屠山连忙走过去,殷勤的问道:“师尊有何吩咐?”

    端木羽微笑道:“徒儿你的修行进度如何?”

    屠山摇了摇头,道:“没有一点的反应!”

    端木羽微微叹了口气,道:“若是在修罗门,这九天时间足够你打通一处窍穴了!”屠山笑着回道:“练气修行不需着急,徒儿只盼着师尊能够将伤势养好!”

    端木羽脸色一暗,道:“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我这伤势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我需要你能够有一点修为,保护我们跋涉万里,赶回修罗门,希望宗门之内有药师能够将我彻底治愈。”

    屠山愣了一下,道:“弟子驽钝,按照弟子修炼的进度,只怕要许多年才可以!”

    端木羽摆了摆手,道:“不必如此!我会为你打通一些窍穴的!”

    “现在你跪下!”

    屠山依言跪下,然而心中却不可避免的怅然一叹,端木羽道:“你放松心神,我要强行为你打通几处窍穴。”

    “好了,师尊!”屠山紧紧地盯着端木羽,有些紧张。

    端木羽察觉到这种情绪,笑道:“不过是要损耗些微元气罢了!你不用为我担心!”屠山尴尬的一笑,并不作答。

    端木羽见屠山做好了准备,眼底闪过一丝狠色,道:“为师来了!”话音一落,端木羽的身前陡然出现一只修罗的虚影,虽是虚影,却纤毫必现。修炼无声的咆哮着向屠山扑来,势如闪电。

    屠山早有准备,斩钉截铁的道:“斩!”

    隐藏在袖中的金色飞剑滑过一道虹光,斩向修罗,然而,飞剑从修罗的中间闪过,竟不能伤它分毫。

    那修罗只是一闪,便冲进了屠山的祖窍之中。

    冲入了祖窍之中的修罗仰天咆哮,得意之极。这九天来,端木羽被蓝虹刺纠缠的神魂衰弱之极。原本,在第一天夺舍为最佳,然而,端木羽舍不得多年的辛苦修炼。

    于是,他将神魂与各处窍穴中的无魂修罗混合为一,然后,便凝成了这幅麽样,只要能够在祖窍中灭杀屠山,他便可以逆转这一过程,重新转化为无魂修罗储存于各大窍穴,可省他五年苦功。

    修罗咆哮一阵,便喝道:“欺师灭祖的小子,还不快出来第10章修罗夺魂

    领死!”

    “我心如金刚,身似琉璃,历百劫千生,流转六道,而觉性不坏。”

    随着这个声音,屠山的三魂七魄缓缓的在祖窍中现身,凝结成人状,七尺高下,浑身明澈无暇,灿若琉璃。

    祖窍之中,四面八方虚空皆是一片混沌,唯有屠山和端木羽四目相对。

    端木羽心中惊疑不定,屠山的状态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端木羽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可以夺舍的残本功法。据书中所述,普通人的魂魄应该是灰灰的摸样,虽然这些人拥有主场之利,在自己的祖窍中有着近乎造物境修士的神通,但是他们并不会运用,利用一些手段灭杀他们并非难事。

    然而,屠山的魂魄明澈无暇,宛若佛祖的琉璃金身,虽然端木羽化身的修罗身高三丈,但两者的气势却是不分轩轾。这难道是一个懵懂少年该有的神通吗?正在疑虑间,突然屠山戟指喝,道:“端木羽,你在斥责月魂时,何等大义凛然!如今,你竟敢行夺舍之事,不怕天谴么?”

    端木羽咧嘴一笑,道:“蠢货,我命都要没有了,你说这些又有何用?难道要我自杀,反倒留你自己一条小命么?”

    屠山也曾听人说过,面对夺舍,只要谨守本心,对方便拿自己无可奈何。想到这里,他冷声道:“在这里,我就是王,你胆敢进来,就不要想着出去了!”

    端木羽纵声大笑,道:“我自然不会出去,以后,这里的主人就是我!”说着,端木羽身形飘飞,如电而至。

    屠山手一招,一道粗壮的闪电撕裂混沌虚空,猛然轰击。端木羽挥手一拳,将闪电打散,再度向屠山逼来。

    两人如今的样子都是灵魂显化,每一个动作都将消耗灵魂的力量,任何一方受了不可弥补的伤害,都会神魂俱灭,连投胎转世都做不到。

    屠山的神魂经过数十世的记忆冲击,再加上曾精修金刚经,早已将自己的打磨冲刷成金刚般永恒的琉璃之心,神魂力量强横无比。

    双方斗了一阵,端木羽忽觉不对,经过如此激烈的战斗,自己的神魂都消耗了将近三成,对方却恍若未觉,如此下去,岂不是要被对方耗死。

    端木羽陡然后退,叫道:“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我,这祖窍之中,除了我,还有何人?”

    端木羽脸色大变,纵然以修罗之狰狞,也掩饰不住他惊慌的神情,他沉吟着。屠山并没有痛打落水狗,静静的呆在一旁等端木羽做出抉择。

    夺舍是一条不归路,从端木羽离开自己身体的那一刻起第10章修罗夺魂

    ,他便再不可能返回。而如今,夺舍不成,端木羽前路已绝。

    “你想虚张声势,逼我就范吗?”端木羽冷笑两声,像是看穿了屠山的虚实一般,变得胸有成竹起来。

    “如果你当真稳操胜券,何不趁我心神不稳,一举攻杀,反给我喘息之机。”

    端木羽握拳一砸,昂首挺胸的道:“你必然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还想要骗我吗?”

    “给我露出真面目,变成碎片吧!”端木羽狞笑声中,轰出两道巨龙,嘶吼咆哮着冲向了屠山。

    面对仿佛神探附身的端木羽,屠山不得不感慨自己想象力的贫乏,一座硕大无朋的山岳从天而降,将那两道巨龙彻底压倒。

    端木羽大笑道:“垂死挣扎!”

    屠山很是无语,他知道此刻无论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只有用拳头去粉碎端木羽最后一丝妄想。

    气劲崩天碎地,也只有在祖窍中才有可能发生这种战斗,若是在这龙背山中上演,这小千世界早已崩溃,而他们两人也必然被毁灭神雷所轰杀。

    再度斗了一阵,端木羽越来越绝望的发现,自己的判断错了,对手根本不是虚张声势,而是拥有绝对实力的自信。

    端木羽再度叫停,神色沮丧,如丧考妣,哀求道:“好歹我也曾经救过你的性命,如今放我一条生路,对你我都交代的过去!我也不要你牺牲自己,只要重新去为我找一个庐舍就好!”

    屠山摇了摇头,冰冷的拒绝,道:“你救过我的命,但是在你攻击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两清了!为你找一个庐舍,未尝不可。但如今你的神魂已经虚弱无比,这里又是莽莽深山,只怕你坚持不到我为你重新找一个庐舍!”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愿意对一头野兽夺舍!”

    端木羽鄙夷的道:“禽兽?你是想侮辱我吗?如果是,那么,你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如果不愿意,那就俯首就死吧!”屠山的声音有如冰山撞击,冰花四溅。

    端木羽冷笑道:“我端木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要我死,那就一起赶赴黄泉吧!”端木羽说着,神魂一阵激荡,身形猛然收缩起来。

    屠山不为万事所悲所喜的脸上瞬间变色,这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一般说来,神魂定型之后,将再难更改,比如说屠山如今的样子,任何改动都会动神魂作出不可弥补的伤害。

    端木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修罗那狰狞可怖的样子已经消失,变成了端木羽本人的样子,这才是他第10章修罗夺魂

    神魂的样子。

    虚弱不堪的神魂中央有一团深青色的球,在缓缓的旋转,青球的中央断断续续的放着赤红色的光。

    魂飞魄散就在眼前,端木羽变得豁达起来,他微微一笑,朝屠山说道:“我,在前面等着你!”

    屠山却向端木羽脚下一指,两人瞬间变得细若微尘,那如黄豆大小的舍利海却变得无边无垠,那一朵绽放的白莲瞬间合拢将端木羽包裹起来。

    “轰!”如天崩,如地陷,整个舍利海沸腾起来,白莲的莲瓣瞬间破碎四处飞散,密密麻麻的无魂修罗在舍利海上空翱翔。

    屠山的神魂为之一颤,被端木羽这一记自爆伤到了极点,神魂虚弱之极。而这百多名无魂修罗若是好奇的抓上屠山一般,只怕就可以要了他的小命。

    心思电转,屠山立刻抽离神魂,出现在山洞中,纵然疲累欲死,但他仍旧按照修罗战魂诀的要求打坐调息,那祖窍中的无魂修罗如同决口的大河一般,瞬间冲破了一处处窍穴,入住其中。

    直到最后一个修罗进驻窍穴之后,屠山再也坚持不住,脑袋一歪,随即躺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第1章少年郎

    唐烈皇天佑十三年,苍天作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又恰逢圣天子在朝,苛捐杂税一应减免。正可谓是普天同庆、四海晏清。

    次年,二月十二。

    青姚村的老秀才正摇头晃脑、抑扬顿挫的吟诵着一篇古文。他手中的折扇随着断句而摇摆不定,折扇上‘书画双绝’王摩诘亲作的荆溪山水图以及题诗也随之若隐若现,更显得儒雅风流。

    七排漆黑的桐木木桌后面是二十三个蒙童,这些蒙童既有青姚村自己的子弟,也有其他村的村民仰慕老秀才之名,特意送来就读的孩子。

    青姚村分两姓,一姓姚,一姓唐。

    老秀才曾是青姚村三十年来第一大才,姓姚名师古。二十三岁便考中了秀才,免徭役,见官而不跪,总之,是好处多多。虽然之后,姚师古省试屡次不中,取不得举人的功名,却并不妨害他在十里八乡中顶尖的地位。

    而如今,这二十三个蒙童中却有两个更胜当年姚师古一筹。一个是坐在第一排的姚最,他是姚师古的本家侄子,读书用功,可举一反三,年仅十二岁,便通读四书五经,写出来的时文,就连姚师古也自愧不如。

    另外一个则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唐城,唐城乃是过目成诵的天才,任何文章只需看过一遍,便可倒背如流。唯一的问题,唐城在其祖父逝去时,大受刺激,从此对科考必考的时文没有半点兴趣,反而偏好神仙志怪,佛道经文,让他这个立志教授出一个状元的老师头大如斗。

    姚师古也曾找过唐城的老爹告状。

    告状这种下作的事情发生在姚师古身上尚属首次。若非是看在唐城将来有望高中状元,替他圆梦的份上,性格孤傲的姚师古是绝不屑于干这种没品的事情的。

    唐城的老爹叫做唐贵,靠着荆溪有二十亩水田,称不上家境殷实,却也过得。唐贵本人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对于姚师古这种识文断字的先生是尊敬的不得了,他倒是有心管教一下唐城,只可惜有心无力。

    在唐家,做主的是女主人唐赵氏。作为典型的老夫少妻,唐贵这个体格粗壮的汉子在家中却没有丁点儿的发言权,家里家外的一切都是唐赵氏说了算。

    而溺爱儿子的唐赵氏只在乎儿子唐城高兴,根本不管他念书念了些什么。这让姚师古禁不住徒呼奈何,唯有扶须长叹。

    唐城正捧着一本叫做《奇虎仙闻录》的游记读的入迷,这是一本前人著作,讲的是一位剑仙游戏红尘的故事。正看到**桥段,书本被人陡然抽去,唐城眼中怒色一闪,转瞬便是一第1章少年郎

    唐烈皇天佑十三年,苍天作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又恰逢圣天子在朝,苛捐杂税一应减免。正可谓是普天同庆、四海晏清。

    次年,二月十二。

    青姚村的老秀才正摇头晃脑、抑扬顿挫的吟诵着一篇古文。他手中的折扇随着断句而摇摆不定,折扇上‘书画双绝’王摩诘亲作的荆溪山水图以及题诗也随之若隐若现,更显得儒雅风流。

    七排漆黑的桐木木桌后面是二十三个蒙童,这些蒙童既有青姚村自己的子弟,也有其他村的村民仰慕老秀才之名,特意送来就读的孩子。

    青姚村分两姓,一姓姚,一姓唐。

    老秀才曾是青姚村三十年来第一大才,姓姚名师古。二十三岁便考中了秀才,免徭役,见官而不跪,总之,是好处多多。虽然之后,姚师古省试屡次不中,取不得举人的功名,却并不妨害他在十里八乡中顶尖的地位。

    而如今,这二十三个蒙童中却有两个更胜当年姚师古一筹。一个是坐在第一排的姚最,他是姚师古的本家侄子,读书用功,可举一反三,年仅十二岁,便通读四书五经,写出来的时文,就连姚师古也自愧不如。

    另外一个则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唐城,唐城乃是过目成诵的天才,任何文章只需看过一遍,便可倒背如流。唯一的问题,唐城在其祖父逝去时,大受刺激,从此对科考必考的时文没有半点兴趣,反而偏好神仙志怪,佛道经文,让他这个立志教授出一个状元的老师头大如斗。

    姚师古也曾找过唐城的老爹告状。

    告状这种下作的事情发生在姚师古身上尚属首次。若非是看在唐城将来有望高中状元,替他圆梦的份上,性格孤傲的姚师古是绝不屑于干这种没品的事情的。

    唐城的老爹叫做唐贵,靠着荆溪有二十亩水田,称不上家境殷实,却也过得。唐贵本人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对于姚师古这种识文断字的先生是尊敬的不得了,他倒是有心管教一下唐城,只可惜有心无力。

    在唐家,做主的是女主人唐赵氏。作为典型的老夫少妻,唐贵这个体格粗壮的汉子在家中却没有丁点儿的发言权,家里家外的一切都是唐赵氏说了算。

    而溺爱儿子的唐赵氏只在乎儿子唐城高兴,根本不管他念书念了些什么。这让姚师古禁不住徒呼奈何,唯有扶须长叹。

    唐城正捧着一本叫做《奇虎仙闻录》的游记读的入迷,这是一本前人著作,讲的是一位剑仙游戏红尘的故事。正看到**桥段,书本被人陡然抽去,唐城眼中怒色一闪,转瞬便是一第1章少年郎

    唐烈皇天佑十三年,苍天作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又恰逢圣天子在朝,苛捐杂税一应减免。正可谓是普天同庆、四海晏清。

    次年,二月十二。

    青姚村的老秀才正摇头晃脑、抑扬顿挫的吟诵着一篇古文。他手中的折扇随着断句而摇摆不定,折扇上‘书画双绝’王摩诘亲作的荆溪山水图以及题诗也随之若隐若现,更显得儒雅风流。

    七排漆黑的桐木木桌后面是二十三个蒙童,这些蒙童既有青姚村自己的子弟,也有其他村的村民仰慕老秀才之名,特意送来就读的孩子。

    青姚村分两姓,一姓姚,一姓唐。

    老秀才曾是青姚村三十年来第一大才,姓姚名师古。二十三岁便考中了秀才,免徭役,见官而不跪,总之,是好处多多。虽然之后,姚师古省试屡次不中,取不得举人的功名,却并不妨害他在十里八乡中顶尖的地位。

    而如今,这二十三个蒙童中却有两个更胜当年姚师古一筹。一个是坐在第一排的姚最,他是姚师古的本家侄子,读书用功,可举一反三,年仅十二岁,便通读四书五经,写出来的时文,就连姚师古也自愧不如。

    另外一个则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唐城,唐城乃是过目成诵的天才,任何文章只需看过一遍,便可倒背如流。唯一的问题,唐城在其祖父逝去时,大受刺激,从此对科考必考的时文没有半点兴趣,反而偏好神仙志怪,佛道经文,让他这个立志教授出一个状元的老师头大如斗。

    姚师古也曾找过唐城的老爹告状。

    告状这种下作的事情发生在姚师古身上尚属首次。若非是看在唐城将来有望高中状元,替他圆梦的份上,性格孤傲的姚师古是绝不屑于干这种没品的事情的。

    唐城的老爹叫做唐贵,靠着荆溪有二十亩水田,称不上家境殷实,却也过得。唐贵本人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对于姚师古这种识文断字的先生是尊敬的不得了,他倒是有心管教一下唐城,只可惜有心无力。

    在唐家,做主的是女主人唐赵氏。作为典型的老夫少妻,唐贵这个体格粗壮的汉子在家中却没有丁点儿的发言权,家里家外的一切都是唐赵氏说了算。

    而溺爱儿子的唐赵氏只在乎儿子唐城高兴,根本不管他念书念了些什么。这让姚师古禁不住徒呼奈何,唯有扶须长叹。

    唐城正捧着一本叫做《奇虎仙闻录》的游记读的入迷,这是一本前人著作,讲的是一位剑仙游戏红尘的故事。正看到**桥段,书本被人陡然抽去,唐城眼中怒色一闪,转瞬便是一第1章少年郎

    唐烈皇天佑十三年,苍天作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又恰逢圣天子在朝,苛捐杂税一应减免。正可谓是普天同庆、四海晏清。

    次年,二月十二。

    青姚村的老秀才正摇头晃脑、抑扬顿挫的吟诵着一篇古文。他手中的折扇随着断句而摇摆不定,折扇上‘书画双绝’王摩诘亲作的荆溪山水图以及题诗也随之若隐若现,更显得儒雅风流。

    七排漆黑的桐木木桌后面是二十三个蒙童,这些蒙童既有青姚村自己的子弟,也有其他村的村民仰慕老秀才之名,特意送来就读的孩子。

    青姚村分两姓,一姓姚,一姓唐。

    老秀才曾是青姚村三十年来第一大才,姓姚名师古。二十三岁便考中了秀才,免徭役,见官而不跪,总之,是好处多多。虽然之后,姚师古省试屡次不中,取不得举人的功名,却并不妨害他在十里八乡中顶尖的地位。

    而如今,这二十三个蒙童中却有两个更胜当年姚师古一筹。一个是坐在第一排的姚最,他是姚师古的本家侄子,读书用功,可举一反三,年仅十二岁,便通读四书五经,写出来的时文,就连姚师古也自愧不如。

    另外一个则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唐城,唐城乃是过目成诵的天才,任何文章只需看过一遍,便可倒背如流。唯一的问题,唐城在其祖父逝去时,大受刺激,从此对科考必考的时文没有半点兴趣,反而偏好神仙志怪,佛道经文,让他这个立志教授出一个状元的老师头大如斗。

    姚师古也曾找过唐城的老爹告状。

    告状这种下作的事情发生在姚师古身上尚属首次。若非是看在唐城将来有望高中状元,替他圆梦的份上,性格孤傲的姚师古是绝不屑于干这种没品的事情的。

    唐城的老爹叫做唐贵,靠着荆溪有二十亩水田,称不上家境殷实,却也过得。唐贵本人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对于姚师古这种识文断字的先生是尊敬的不得了,他倒是有心管教一下唐城,只可惜有心无力。

    在唐家,做主的是女主人唐赵氏。作为典型的老夫少妻,唐贵这个体格粗壮的汉子在家中却没有丁点儿的发言权,家里家外的一切都是唐赵氏说了算。

    而溺爱儿子的唐赵氏只在乎儿子唐城高兴,根本不管他念书念了些什么。这让姚师古禁不住徒呼奈何,唯有扶须长叹。

    唐城正捧着一本叫做《奇虎仙闻录》的游记读的入迷,这是一本前人著作,讲的是一位剑仙游戏红尘的故事。正看到**桥段,书本被人陡然抽去,唐城眼中怒色一闪,转瞬便是一第1章少年郎

    唐烈皇天佑十三年,苍天作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又恰逢圣天子在朝,苛捐杂税一应减免。正可谓是普天同庆、四海晏清。

    次年,二月十二。

    青姚村的老秀才正摇头晃脑、抑扬顿挫的吟诵着一篇古文。他手中的折扇随着断句而摇摆不定,折扇上‘书画双绝’王摩诘亲作的荆溪山水图以及题诗也随之若隐若现,更显得儒雅风流。

    七排漆黑的桐木木桌后面是二十三个蒙童,这些蒙童既有青姚村自己的子弟,也有其他村的村民仰慕老秀才之名,特意送来就读的孩子。

    青姚村分两姓,一姓姚,一姓唐。

    老秀才曾是青姚村三十年来第一大才,姓姚名师古。二十三岁便考中了秀才,免徭役,见官而不跪,总之,是好处多多。虽然之后,姚师古省试屡次不中,取不得举人的功名,却并不妨害他在十里八乡中顶尖的地位。

    而如今,这二十三个蒙童中却有两个更胜当年姚师古一筹。一个是坐在第一排的姚最,他是姚师古的本家侄子,读书用功,可举一反三,年仅十二岁,便通读四书五经,写出来的时文,就连姚师古也自愧不如。

    另外一个则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唐城,唐城乃是过目成诵的天才,任何文章只需看过一遍,便可倒背如流。唯一的问题,唐城在其祖父逝去时,大受刺激,从此对科考必考的时文没有半点兴趣,反而偏好神仙志怪,佛道经文,让他这个立志教授出一个状元的老师头大如斗。

    姚师古也曾找过唐城的老爹告状。

    告状这种下作的事情发生在姚师古身上尚属首次。若非是看在唐城将来有望高中状元,替他圆梦的份上,性格孤傲的姚师古是绝不屑于干这种没品的事情的。

    唐城的老爹叫做唐贵,靠着荆溪有二十亩水田,称不上家境殷实,却也过得。唐贵本人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对于姚师古这种识文断字的先生是尊敬的不得了,他倒是有心管教一下唐城,只可惜有心无力。

    在唐家,做主的是女主人唐赵氏。作为典型的老夫少妻,唐贵这个体格粗壮的汉子在家中却没有丁点儿的发言权,家里家外的一切都是唐赵氏说了算。

    而溺爱儿子的唐赵氏只在乎儿子唐城高兴,根本不管他念书念了些什么。这让姚师古禁不住徒呼奈何,唯有扶须长叹。

    唐城正捧着一本叫做《奇虎仙闻录》的游记读的入迷,这是一本前人著作,讲的是一位剑仙游戏红尘的故事。正看到**桥段,书本被人陡然抽去,唐城眼中怒色一闪,转瞬便是一

    ...

    推荐: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